四物汤是很好的滋补汤,它对我们的身体是特别好的,但是四物汤还是有一定的禁忌的,下面是我给你介绍的四物汤标准配方,希望对你有帮助。 四物汤的标准配方 四物汤的标准配方为熟地黄12克,当归12克,白芍12克,川芎12克四味药材组合而成,被誉为“妇科第一药方”。 四物汤是补血的常用方,也是调经的基本方。其最早见于晚唐蔺道人著的《仙授理伤续断秘方》,被用于外伤瘀血作痛。后来被载于中国第一部国家药典——宋代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。四物汤被后世医家称为“妇科第一方”,“血证立法”;“调理一切血证是其所长”及“妇女之圣药”等。   四物汤的做法 1、基本四物汤 材料:当归、川芎、白芍、熟地各10克 做法: 1、把四味药在凉水里浸泡半个小时以上,把药物泡软,成分容易吸出来。 2、泡好后放到锅里大火烧开。 3、水开了以后,把大火调小。熬制40-50分钟 4、熬好后,可以放些蜂蜜调和味道。 2、桃花四物汤 桃红四物汤为调经要方之一,是《玉机微义》转引的《医垒元戎》中的一个方子,也称加味四物汤,桃红四物汤这一方名始于见《医宗金鉴》。该方由四物汤加味桃仁、红花而成,功效为养血活血。现代研究表明,桃红四物汤具有扩张血管、抗炎、抗疲劳、抗休克、调节免疫功能、降脂、补充微量元素、抗过敏等作用。 材料:当归、熟地、川芎、白芍、桃仁、红花各 15 克 做法:在所有药材里先加入适量的酒,再加水煎 煮即可。煮的时候用中等大小的饭碗装 4 碗水,煮到最后只剩一碗水的量就好了。 用法:早晚空腹饮用,任何温度都可以,但是药 材煮过之后最好不要放置隔夜再煮。 3、芩连四物汤 材料:川芎、当归、白芍药、生地黄各15克,黄芩、 做法:上药研粗末、水煎,空腹时服。   四物汤的功效 熟地:性味属甘、微温,作用于心、肝、肾,具有补血滋阴的作用,能对付女性脸色苍白、头晕目眩、月经不调,与当归配伍还能增强当归的补血、活血疗效。 当归:性味属甘、辛、温,作用于肝、心、脾。当归的首要功效就是补血调经、活血止痛,此外还有泽颜润肤的功效,在保护女性健康方面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。 白芍:性味酸苦、微寒,作用于肝、脾,具有 滋润、缓解疼痛,舒肝健脾等作用。《唐本草》说它“益女子血”,现代中医认为它能够养血柔肝,对月经不调有着很好的疗效。

川芎五味子汤(川芎五味子汤治疗各种心脏病)

川芎五味子汤医案

《伤寒论医案6》-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刘荣年医案:刘某,男,30岁。患伤寒阴结。因冬月伤寒,误服寒泻药而成。证见恶寒,腹胀满痛,不大便二日,脉浮大而缓。显系伤风寒中证。医家不察,误为阳明腑证,误用大黄、芒硝等药下之,殊不知有一分恶寒,即表证末罢,虽兼有里证,亦当先解其表,仲景之遣法俱在。今因误用寒泻药,以致寒气凝结,上下不通,故不能大便,腹胀大而痛更甚矣,幸尚在中年,体质强健,尚为易治。【方剂】桂枝汤去芍药加附子以温行之,则所服硝、黄,得阳药运行,而反为我用也。【处方】桂枝尖3克,黑附子3克,,生姜3克,大枣2个(去核)。服药后,末及10分钟,即大泻2次,恶寒腹胀痛均除而痊。【按语】伤风寒中,误用攻下,则雪上加霜,阴凝而结,则大便不通,唯宜阳药温运,则阴结方开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正为阳虚阴凝之证而设,虽多治胸满,但本证病机与之相同,故投之规效,足见仲景之方妙用无穷也。桂枝去芍药汤症为胸阳不振,邪陷胸中,但未与痰、水、淤相博,且正气仍能奋起抗邪,正邪交争,故见胸满与脉促。促者,速也,迫也。促脉在这里不是指脉跳六至一止,而只是指脉跳得很快,实际上就有数脉的意思。为什么在胸满的同时会出现促脉?促脉属阳脉,邪气已经由表到胸了,心胸阳气就会起而抗邪,脉来的就快。此时胸阳之气处在不利的地位,虽然还能抗邪,脉来的还挺快的,但已经是力不从心了。         桂枝汤中芍药酸寒阴柔,有碍胸满,故去之,则变阴阳调和之剂为辛温扶阳之方。据仲景用药法度,胸为阳,凡胸阳不利出现胸满,都去芍药;腹为阴,凡脾阴不利出现腹满,都加芍药。若兼见脉微恶寒者,为阳气损伤较重,于上方中再加附子,以温复阳气。         桂枝去芍药汤与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仅一药之差,但所治不同。前方证之胸满,乃胸阳痹阻之谓;后方之胸满乃胸中阳气不足所致,可见虚实之异也。从病情程度上讲,后证重于前证,意在温经复阳之中解肌散风,忌避重伤其阳。更为具体的症状,除脉微恶寒者外,兼有手足欠温,形气怯懦,气短心悸,舌淡苔白等症。临床中对于胸病,包括《金匮要略》中的胸痹病,如果出现了胸满,或者胸痛彻背,背痛彻心,或者气短,或者咳逆,只要属于胸阳虚而阴寒之气比较盛的,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都是有效的。         【临床医案】         一、胸闷(刘渡舟医案):李某某,女,46岁。因患心肌炎而住院治疗,每当入夜则胸中憋闷难忍,气短不足以息,必须靠吸氧气才能得以缓解。舌质淡苔白,脉弦而缓。辨为胸阳不振,阴气内阻证。桂枝10克,生姜10克,大枣12枚,炙甘草6克。服药2剂后证状减轻,原方加附子6克,再服3剂后除。(《经方临证指南》19935—6)         二、胸痛(刘渡舟医案):王x x,男,46岁。多年来胸中发满,或疼痛,往往因气候变冷而加剧。伴有咳嗽、短气,手足发凉,小便清长等证。舌质淡嫩,苔白略滑,脉沉弦而缓。此乃胸阳不振,阳不胜阴,阴气窃踞胸中,气血运行不利,治疗当以温补心阳,以散阴寒为主。桂枝9克 生姜9克 大枣12枚 炙甘草6克 附子10克,连服六剂,症状逐渐减轻,多年的胸中闷痛,从此得以解除。         三、胸满痛(刘渡舟医案):王某,男,36岁。自诉胸中发满,有时憋闷难忍,甚或疼 痛。每逢冬季则发作更甚,兼见咳嗽,气短,四肢不温,畏恶风寒等症。脉来弦缓,舌苔色白。参台上述脉证,辨为胸阳不振,阴寒上踞,心肺气血不利之证,治当通阳消阴。方用:桂枝9克,生姜9克,炙甘草6克,大枣7枚,附于9克。服5剂,胸满、气短诸症皆愈。(《刘渡舟临证验案精选》1996:38)         按语:胸闷或胸痛,是胸痹之主症,其病机主要是上焦心胸阳气虚弱而阴寒之气内盛,《要略》云:阳微阴弦,即胸痹而痛。因为胸为阳位似天空,心肺二脏居其内,营卫二气由此而得以宣发。如果胸阳不振,阴寒内凝,阳气不能布达而痹阻,心肺之气血不畅。胸痹的临床表现,轻者胸中满闷,重者则见疼痛,用桂枝去芍药汤治疗有好疗效。         三、伤寒阴结(刘荣年医案):刘某,男,30岁。患伤寒阴结。因冬月伤寒,误服寒泻药而成。证见恶寒,腹胀满痛,不大便二日,脉浮大而缓。显系伤风寒中证。医家不察,误为阳明腑证,误用大黄、芒硝等药下之,殊不知有一分恶寒,即表证末罢,虽兼有里证,亦当先解其表,仲景之遣法俱在。今因误用寒泻药,以致寒气凝结,上下不通,故不能大便,腹胀大而痛更甚矣,幸尚在中年,体质强健,尚为易治。用桂枝汤去芍药加附子以温行之,则所服硝、黄,得阳药运行,而反为我用也。桂枝尖3克,黑附子3克,,生姜3克,大枣2个(去核)。服药后,末及10分钟,即大泻2次,恶寒腹胀痛均除而痊。(《重印全国名医验案类编》1959;73—74)按语:伤风寒中,误用攻下,则雪上加霜,阴凝而结,则大便不通,唯宜阳药温运,则阴结方开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正为阳虚阴凝之证而设,虽多治胸满,但本证病机与之相同,故投之规效,足见仲景之方妙用无穷也。          【临床新用】         一、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减生姜易干姜,加人参15g(单煎对入),山萸肉30g,用治心阳虚衰之体。   心阳虚衰,气阴易脱,汗出肢冷,脉散或微细,法当益气复脉,回阳救逆。方取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生姜易干姜。其实,该方中含有四逆、参附之义,加山萸肉者宜量大,不得<30g,充分发挥敛汗,固脱益阴的作用,若与阳刚之品相合,互得益彰。         例:患者,男,63岁。患冠心病多年,素体肥胖,血脂过高。突然晨发,随即面白唇淡,额出冷汗,手足欠温,憋闷心慌,按脉微细,至数不齐。听诊:心音低钝,心搏无力,心律失常。测血压:60/40 mmHg。心电示:心梗缺血。初诊:心源性休克。辨证:心阳暴脱,脉律不整。治法:温阳复脉,益气固脱。方药: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加减。桂枝15g,炙甘草30g,炮附子18g,人参20g(单煎对入),干姜15g,麦冬30g,五味子12g,丹参30g,大枣12枚(擘)。水煎取汁400ml,分4次服,日3夜1服。药服3剂,血压脉搏接近正常,继服3剂,病情稳定。冠心病的常规治疗,仍按前法进行。         二、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羌活、独活各15g,川芎12g,细辛5g,治寒袭肌表之肢体冷痛。风寒袭表,肢节冷痛,脉络瘀阻,痹而不通。治当温经散寒,祛风止痛。投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再配羌、独活、川芎、细辛,辛散表寒,温经止痛。之所以去芍药,虑其酸寒恋邪,与寒湿痹不利,当以威灵仙代之为佳。         例:患者,女,22岁。于秋末冬初,田间浇灌,忽然北风骤起,气温剧降,寒风袭表,周身寒战。夜半时分,头疼身痛,肢节疼痛,恶寒无汗,四肢拘急,屈伸不利。证属风寒痹阻经络,气血运行不畅,拟疏风和营,温经通络法,方投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增味。桂枝15g,甘草12g,生姜30g,葱白3寸,大枣6枚,细辛6g,羌活15g,独活12g,防风15g,秦艽15g,川芎15g,制附子12g,威灵仙18g。水煎早晚温服。复诊:药服1剂,当夜周身微微汗出,畏寒解。继服二三剂,肢节疼痛减缓,活动自如。续服3剂,病痛若失。         三、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蜀椒12g,吴茱萸10g,党参18g,半夏12g,厚朴15g,治疗中阳不振,冷饮蓄胃,引发脘胀冷痛呕逆症。冷饮蓄胃,寒伤中阳,脘腹疼痛,呕吐清水,四肢欠温,唇白舌淡,脉象弦缓。方取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义在温阳散寒;加川椒者,杀虫止痛;佐吴茱萸9g,半夏10g,化饮止呕;生姜量宜大,最少不可<40g,降浊力彰;党参15g,甘草10g,大枣6枚,益气健中;诸药和用,共奏寒驱饮散,痛休呕止之效。         四、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麻黄6g,细辛5g,半夏15g,茯苓40g,治疗肺寒喘咳,饮凌心悸,口吐痰涎等症。肺寒喘咳,饮凌心肺,倚息难卧,目为脱状,身冷畏寒,呕吐痰涎,此乃寒饮袭肺,阳虚饮停证,方投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须配伍麻黄5g,细辛4g,半夏12g,温肺启闭,饮喘得缓。方中选用桂枝、生姜、茯苓、甘草等,取“温药和之”之义;心气不足,当加人参1Og(另煎对入);喘息难卧,佐苏子12g,地龙15g,白果9g;痰多面肿,配桑皮30g,石韦20g,椒目10g,效果明显。处方桂枝 9克(去皮);甘草 6克(炙);大枣 12枚(擘);生姜 6克(切);附子 5克(炮)功能主治治太阳病,误用下法后,脉促胸满,微恶寒者用法上五味,以水700毫升,煮取300毫升,去滓,温服100毫升。调养如桂枝汤法临床应用【临床新用】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减生姜易干姜,加人参15g(单煎对入),山萸肉20g,用治心阳虚衰之体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羌活、独活各15g,川芎12g,细辛5g,治寒袭肌表之肢体冷痛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蜀椒12g,吴茱萸10g,党参18g,半夏12g,厚朴15g,治疗中阳不振,冷饮蓄胃,引发脘胀冷痛呕逆症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配麻黄6g,细辛5g,半夏15g,茯苓40g,治疗肺寒喘咳,饮凌心悸,口吐痰涎等症。【新用方义】心阳虚衰,气阴易脱,汗出肢冷,脉散或微细,法当益气复脉,回阳救逆。方取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,生姜易干姜。其实,该方中含有四逆、参附之义,加山萸肉者宜量大

川芎五味子汤治疗各种心脏病

1、心气不足 气虚年老脏气衰, 汗多过甚心受连。 面色恍白自汗兼, 体倦无力悸气短。 舌淡苔白脉结代, 补气炙草养心煎。 [注释] 心气虚产生的原因是:由于年老脏气虚衰。“汗为心之液”,汗出过多故伤于心,所以出现面色恍白,自汗,体倦无力,心悸,气短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结代。治则补养心气,方药选用养心煎加味。 [按语] 本证包括现代医学某些虚弱症,神经官能症,心脏病,心功能不全,具备下列症候者,方可进行治疗。 本证的病因是:由于老年脏器日衰,风湿损伤心气“汗为心之液”,某种原因引起的大汗,伤其阴液,造成气虚而成本证。 本证的临床表现是:心悸,自汗,气短,活动后加重,舌质淡,苔薄白,面色恍白,体倦乏力,脉虚无力。 本证的机理是:心主血脉,气为血帅。心气不足,鼓动无力,气血不能正常运行,心气内虚,虚无所主,心中慌然,若有所失,故心悸也。“动则气耗”,故活动后心悸加重。:“其气虚者,由阳气内弱,心下空虚,正气内动而为悸也”。心气虚弱,心血不足,血不能上冲于面,故面色恍白;心开窍于舌,心气不足则舌淡苔白,心合于脉,心虚则脉亦虚,或气来不匀,气血不行不能连贯于脉,故见脉结代。 本证的治疗原则:补养心气,安心神。 常用药物: 补心气:党参、太子参、黄芪、炙甘草等。 安心神药:茯苓、远志、酸枣仁、柏子仁、五味子、夜交藤、龙骨、牡蛎、朱砂。 本证的方剂用: 炙甘草汤 本方益气滋阴,通阳复脉。 1.阴血阳气虚弱,心脉失养证。脉结代,心动悸,虚羸少气,舌光少苔,或质干而瘦小者。 2.虚劳肺症。干咳无痰,或咳吐涎沫,量少,形瘦短气,虚烦不眠,自汗盗汗,咽干舌燥, 大便干结 ,脉虚数。(本方常用于功能性心律不齐、期外收缩、冠心病、 风湿性心脏病 、 病毒性心肌炎 、甲状腺功能亢进等而有心悸气短、脉结代等属阴血不足,阳气虚弱者。) 炙甘草汤方是《 伤寒论 》治疗心动悸、脉结代的名方。其证是由伤寒汗、吐、下或失血后,或杂病阴血不足,阳气不振所致。阴血不足,血脉无以充盈,加之阳气不振,无力鼓动血脉,脉气不相接续,故脉结代;阴血不足,心体失养,或心阳虚弱,不能温养心脉,故心动悸。治宜滋心阴,养心血,温心阳,益心气,以复脉定悸。方中重用 生地黄滋阴养血 为君,《 名医别录 》谓地黄“补五脏内伤不足,通血脉,益气力”。配伍 炙甘草 、人参、大枣益心气,补脾气,以资气血生化之源;阿胶、麦冬、麻仁滋心阴,养心血,充血脉,共为臣药。佐以桂枝、生姜辛行温通,温心阳,通血脉,诸厚味滋腻之品得姜、桂则滋而不腻。用法中加清酒煎服,以清酒辛热,可温通血脉,以行药力,是为使药。诸药合用,滋而不腻,温而不燥,使气血充足,阴阳调和,则心动悸、脉结代,皆得其平。痿属气阴两伤者,使用本方,是用其益气滋阴而补肺,但对阴伤肺燥较甚者,方中姜、桂、酒减少用量或不用,因为温药毕竟有耗伤阴液之弊,故应慎用。本方与 生脉散 均有补肺气,养肺阴之功,可治疗肺之 气阴两虚 ,久咳不已。但本方益气养阴作用较强,敛肺止咳之力不足,重在治本,且偏于温补,阴虚肺燥较著或兼内热者不宜;而生脉散益气养阴之力虽不及本方,因配伍了收敛的五味子,标本兼顾,故止咳之功甚于炙甘草汤,且偏于清补,临证之时可斟酌选用。 2、心阳虚 阳虚脏衰日之久, 心气不足阳衰朽。 阳虚则寒形冷候, 心胸憋闷青紫口。 治疗温阳法坚守, 桂枝甘草加附救。 [注释] 心阳不足是由脏气衰微日久或心气虚导致而成。心阳虚者形寒肢冷尤甚,心胸憋闷,口唇青紫,治则用温补心阳之法,方药可选用桂枝加甘草汤加附子。 [按语] 本证包括现代医学的心脏病,心功能不全,心绞痛,心律不齐,休克等中具有其症候者。 本证的病因是:由于脏衰日久,导致气虚,气虚则阳气不足,可发为本证。 本证的临床表现是:心悸,自汗,气短,形寒肢冷,心胸憋闷,面色苍白,舌淡或紫暗,脉细或结代。 本证的机理是:心气虚损,日久导致阳气不足,阳气不能输布温煦,故见形寒肢冷。阳气不达于面则面色无华。心液失阳之敛,则卫阳不固,津液外泄而为自汗,心阳虚则胸阳不振,心脉闭阻故心胸憋闷;瘀阻不通,不通则痛,瘀阻心中则心前区疼痛。口唇紫暗,为淤血之象。心阳虚之严重者,上证加重,气短发为喘不得卧,心悸。心阳虚弱,阳不振则气血运行不畅,甚则凝滞于脉道,故脉结代,舌紫暗。 本证的治疗原则:温补心阳。 常用药物: 温补心阳药:附子、干姜、肉桂、桂枝。 本证的常用方剂:轻者:桂枝甘草汤加味;重者:四君子汤加附子、干姜。 加减法:自汗者加黄芪、五味子、牡蛎;胸阳不振,心脉痹阻,以至心胸憋闷,甚则心绞痛者,用枳实薤白桂枝汤加川芎、当归、桃仁、红花、丹参;心率不齐或脉结代者用炙甘草汤加减,炙甘草、党参、桂枝、麦冬、当归、五味子、附子等;心阳虚脱可用四逆散和生脉散:附子、干姜、甘草、人参、五味子、麦冬。 在心阳虚的症候中,有一种“水气凌心”,其症候可分为两种:一种是心阳不振,加上肺气虚不能输布水份、津液,或留而为饮,或水气上冲。其主要脉证为:心悸,气短,头目眩晕,心下逆满,气上冲胸,胸中发闷,咳嗽,咯稀白痰,舌苔白,脉沉弦。治法通阳化饮,可用苓桂术甘汤治之。 3、心阴不足 心阴虚 心阴不足久病虚, 心不养阴而失神。 心神不宁心烦悸, 五心烦热梦多频。 潮热盗汗脉细数, 养阴天王补心虚。 [注释] 心阴虚,为心之阴液亏损,其主要是久病伤阴,或心血不足,血为阴液,伤血则伤阴,所以临床可见:心神不宁,心悸,心烦,五心烦热,多梦盗汗,潮热,脉细数。治则:滋养心阴。方剂可用天王补心丹治疗。 [按语] 本证见于现代医学中的各种结核,神经官能证,更年期综合征、病毒性心肌炎、风湿性心脏病具有其症候者。 本证的病因:久病体虚,七情暗伤阴血,致营血亏虚所致。 本证的临床表现:心神不宁,心悸,心烦,五心烦热,多梦盗汗,口干,舌红少津,脉细数。 本证的病机:心主血,血主阴,阴血不足则心悸,心神失养则心神不宁,血不养心则心悸,心烦,口干。《证治汇补》:“心血一虚,神气失守,神去则神空,舍空则郁而停痰,痰居心位,此惊悸之所以擎端也”。心阴不足,阴不制阳,虚热内生,故低热,五心烦热,潮热;因为入睡以后阳附于阴,阴虚则阳无所附,故见以上烦热。心阳虚阳无所附,心液随阳外溢而为盗汗,舌红脉数乃心阴不足之证。 本证的治疗原则:养心阴,安心神。 常用药物: 安心神:夜交藤、龙骨、柏子仁、酸枣仁。 养心阴:生地、百合、麦冬。 本证的常用方剂:轻者生脉饮,重者天王补心丹加味:生地、远志、天冬、麦冬、丹参、当归、茯神、百合、五味子,酸枣仁、柏子仁等。 加减法:如有低热可加青蒿、地骨皮、鳖甲、元参;盗汗可加麻黄根、牡蛎。 生脉散: 人参;麦门冬;五味子 功能主治生津益气,敛阴止汗; 治宜益气养阴生津。方中人参甘温,益元气,补肺气,生津液,是为君药。麦门冬甘寒养阴清热,润肺生津,用以为臣。人参、麦冬合用,则益气养阴之功益彰。五味子酸温,敛肺止汗,生津止渴,为佐药。三药合用,一补一润一敛,益气养阴,生津止渴,敛阴止汗,使气复津生,汗止阴存,气充脉复,故名“生脉”。《 天王补心丹 天王补心丹: 具有滋阴清热,养血安神。 主治 阴虚血少,神志不安证。心悸怔忡,虚烦失眠,神疲健忘,或梦遗,手足心热,口舌生疮,大便干结,舌红少苔,脉细数。本方证多由忧愁思虑太过,暗耗阴血,使心肾两亏,阴虚血少,虚火内扰所致。阴虚血少,心失所养,故心悸失眠、神疲健忘;阴虚生内热,虚火内扰,则手足心热、虚烦、遗精、口舌生疮;舌红少苔,脉细数是阴虚内热之征。治当滋阴清热,养血安神。方中重用甘寒之生地黄,入心能养血,入肾能滋阴,故能滋阴养血,壮水以制虚火,为君药。天冬、麦冬滋阴清热,酸枣仁、柏子仁养心安神,当归补血润燥,共助生地滋阴补血,并养心安神,俱为臣药。玄参滋阴降火;茯苓、远志养心安神;人参补气以生血,并能安神益智;五味子之酸以敛心气,安心神;丹参清心活血,合补血药使补而不滞,则心血易生;朱砂镇心安神,以治其标,以上共为佐药。桔梗为舟楫,载药上行以使药力缓留于上部心经,为使药。 酸枣仁汤 酸枣让他具有养血安神,清热除烦功效。虚劳虚烦不得眠,心悸盗汗,怔忡恍忽,夜以不安,头目眩晕,咽干口燥。本证由于肝血不足,虚热内扰所致。肝藏魂,内寄相火 ,肝血虚则魂不安,虚火扰心则神不宁,故出现虚烦不得眠、心悸;虚阳上扰,故头目眩晕;虚热迫津外泄,故夜间盗汗;咽干口燥,脉细弦或数,为阴虚内热之象。本方酸枣仁养血补肝,宁心安神;茯神宁心安神;知母滋阴清热;川芎调气疏肝;生甘草清热和中。 归脾汤用治气虚血亏的心悸失眠。朱砂安神用于心火盛的惊悸失眠。酸枣仁汤用于虚烦不眠惊悸多梦。天王补心用于心阴不足惊悸失眠。 酸枣仁汤、天王补心丹和甘麦大枣汤同异 相同点,三者都可滋养安神,酸枣仁汤 清热除烦,肝血不足,虚火内扰心神虚烦,失眠,咽干口燥,头晕目眩,脉细数。天王补心丹 滋阴养血 ,心肾不足,阴亏血少,虚火内扰心神。 心烦失眠,舌红少苔,或口舌生疮,脉细数。 甘麦大枣汤 和中缓急,亦补脾气 忧思郁结,精血内亏,浮火妄动,扰乱心神(心虚,肝郁) 无故悲伤,神志失常,心烦失眠,坐卧不安,舌红苔少。 摘自张德蕴主编《新编辨证歌诀》1986年出版,于2010年改编《新编辨证用药歌诀》内蒙古 科技 出版社第一版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