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苓散是由茯苓15克、猪苓15克、泽泻20克、白术12克、桂枝8克组合而成的散剂药物。 此药总体性温,属于温益补阳类的药物。可温中益气、健脾利胃、祛湿升阳。令脾虚湿寒的问题得到解决。 此方还可疏通水道,令脾的运化升降机制得到更好的发挥,可令人神清气爽、身体健壮。 此药可解决因脾虚湿寒引起的痰多气短、身体肥胖、腹痛腹泻、畏寒怕冷、目倦神疲等不适症状。并且效果极佳。 不过此方正因为性热,所以内热之人不可服用。常人少服可起到强健身体的作用。而阳虚内寒者服用则极为有益。 以上便是我对您所提出的问题作出的回答,谢谢。

五苓散加五味子

五苓散加五味子医案

【7.69】 血弱气虚,腠理开,邪气因入,与正气相搏,结于胁下,正邪纷争,往来寒热,休作有时,嘿嘿不欲饮食;脏腑相连,其痛必下,邪高痛下,故使呕也,小柴胡汤主之。服柴胡汤已,渴者,属阳明也,以法治之。太阳篇受邪的时候,我们说这个邪气不是被卫气拦下来,就是被营气拦下来对不对?卫气拦下来叫桂枝汤证,营气拦下来叫麻黄汤证,当气血都不够,营卫都不足以形成战场的时候,就有可能钻到身体营卫之间的缝隙里面,也就是三焦场域。然后烧一烧又不烧,不想吃东西,很容易吐,就要用小柴胡汤。【7.73】 伤寒与中风,有柴胡证,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。凡柴胡汤病证而误下之,若柴胡证不罢者,复与柴胡汤,必蒸蒸而振,却复发热,汗出而解。柴胡汤只适用于少阳证,如果是不标准的症状之下,开柴胡就会劫阴了,柴胡汤不算是补药,如果是想要这会人的三焦区块,少阳区块强起来,要吃黄芪建中汤,不要动用到柴胡汤。柴胡汤长期吃会吃到肝阴虚,肝阴虚传肺阴虚,之后肺就烧起来了,人就废掉了,所以柴胡汤不是保肝药。有一个病我们中国历代也会用柴胡汤来医的,就是疟疾。也可以说柴胡汤有医过红斑性狼疮。柴胡汤不是补药,你要让这个人三焦区块,少阳区块强起来,请吃黄芪建中汤,这个黄芪建中汤才是补药,不要动到用柴胡汤。没病吃柴胡,会得间直性肺炎。一般的肺炎是从外面感染,可是间直性肺炎就没有什么外面的感染,里面的肺自己烧起来了,就是阴虚到自己烧掉。柴胡汤的七个兼症的加减:1.如果是胸中烦而不呕,就去掉半夏、人参加栝蒌实,栝蒌实比较代表性的是胸痹,或者是结胸,当胸口有一坨东西梗住,胸口发痛的时候就吃栝蒌实,专门针对胸部的痰饮,尤其是热的痰饮会整块掉下来,栝蒌实要整块连着籽籽都要捶碎才会有效,胸口积了很多的热气所以会胸中烦。那胸中烦跟心烦又有什么不一样呢?心烦的烦是在情绪上的烦,就是想到事情有点不爽。嘴巴烦是舌头闲不下来一直想要舔牙齿(无意识)。手脚烦是手放哪里都不对(无意识)。胸中烦是觉得胸口闷得难受,坐一下,躺一下,趴一下都不舒服。心烦就用栀子或者柴胡汤都可以解决。半夏只能去胃以下的痰饮,如果用了半夏会更热,人会更烦;人参会补到气跟津液,本来胸中都已经塞住了,一吃人参气会更多,所以半夏跟人参都要去掉,加栝蒌实。2.如果是渴的话,去半夏,人参加量并且加栝蒌根。3.如果是腹中痛,去黄芩加芍药。4.如果胁下有硬块,痞硬,能够摸得到实质,就是柴胡汤的胁下痞硬会分成三种形式,第一种是你按到就会觉得痛;第二种是会觉得淋巴有结坨结块;第三种是抠进去会觉得有一坨硬硬的东西,是肝肿大或者脾肿大,这些都可以加牡蛎壳,不要大枣。5. 如果心下悸,小便不利,可以去黄芩加茯苓,心下悸是胃这个地方有水。6.如果不渴,外有微热,就去掉人参,加桂枝。7.如果是咳嗽的话,去掉人参、大枣、生姜。加五味子、干姜【9.54】 阳明病,胁下鞕满,不大便而呕,舌上白苔者,可与小柴胡汤,上焦得通,津液得下,胃气因和,身濈然汗出而解也。胁下硬满,然后有吐,然后舌苔是白的,就是阳明病,真正的阳明病,应该是舌苔是黄的哟。大便拉不出来,就是阳明病要赶快用下法,把大便打出来是因为大便在里面烧干你的身体,再不下就会把你烧坏。可是这舌苔是白的,代表没有这回事啊,那大便不通怎么办?他是要用——就是他等于是用这样的方法辨认出这个是阳明中的少阳,于是用了少阳药之后,他的肠胃就会恢复湿润,然后大便就可以下来了。所以在这个脉络之下,如果同学回去仔细看医案的话,就可以看到柴胡汤在这个脉络之下就可以拿来当通大便的药物。那其实这一条在解释柴胡汤的“咽干”是怎么回事,就是说,他说你用柴胡汤以后啊,“上焦得通”,就是当你这个少阳区块啊,被打通了之后呢,身体的焦啊燥啊,就会自动的开始“津液得下”,同样是三焦水道,有五苓散证,有猪苓散证,有柴胡汤证,就是你要看在哪个主证框架之下,所以三焦水道这件事情可能重叠到不同的区域。就是如果他以水的运化来讲,他是太阳病的范围,可是以淋巴的走法来讲,他是少阳病的范围。

五苓散加五味子人参

1.抗白丹方组成:雄黄3克、巴豆(去外皮)3克、生川乌3克、乳香3克、郁金3克、槟榔3克、朱砂3克、大枣7枚。将雄黄、生川乌、乳香、郁金、槟榔共研细末,巴豆去皮置砂锅中文火炒至微黄色,再去内外皮,用双层纸包裹压碎,微热半小时,去油。将煮熟大枣去皮和核,与上述药物混合,捣研均匀,合丸如黑豆大,朱砂为衣。成人每天4~8丸,小儿1~4丸。清晨5时开水1次送服,连服3~5天,休息1天。功能主治:主治急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急性白血病6例,结果有效2例,无效4例。处方来源: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郑金福。2.青黄散方组成:青黛、雄黄按9:1剂量研细末,装胶囊。诱导缓解剂量为每日6~14克,分3次饭后服。维持缓解剂量为每日3~6克,分2~3次饭后服。主治:主治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辨证加减:有明显症积瘀血者加用膈下逐瘀汤;气血两虚者用八珍汤;脾胃虚寒者用小建中汤加味。临床疗效:本方配合化疗治疗25例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,完全缓解18例,占72%,部分缓解7例,占28%。用药后症状明显好转或消失时间为11.4天。平均10.1天脾脏开始缩小。处方来源: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周霭祥。3.生生汤组成:(1)青黛40克、天花粉30克、牛黄10克、芦荟20克,研成丸。每日3克,分2次服。(2)红花3克、黄芪18克、茯苓12克、生薏仁15克、生地15克、玄参9克、甘草6克、山豆根12克、山慈菇12克、青黛12克,紫草9克、黄药子9克,水煎服。主治:主治急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急性白血病12例,完全缓解3例,占25%;部分缓解6例,占50%;未缓解3例,占25%;总有效率为75%。本组病例中急性淋巴细胞型白血病4例;急性单核细胞型白血病3例,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5例。部分病人曾用不规则化疗。处方来源:黑龙江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血液病研究组。4.黄芩龙胆汤组成:龙胆草10克、黄芩10克、栀子10克、木通10克,当归10克、生地10克、柴胡10克、猪苓10克、泽泻10克,鸡血藤30克、丹参30克,水煎服。辨证加减:热重加五味清毒饮、黄连解毒汤、清瘟败毒饮、夏枯草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山豆根等,湿重加藿朴夏苓汤、三仁汤、二陈汤、五苓散等,气阴两虚加人参、北沙参、党参;淮山药、白芍、甘草、麦冬、生地、龙骨、牡蛎,五味子、枣仁、山萸肉、浮小麦、大枣等补气养阴。主治:主治急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急性白血病26例(部分病例配合间歇化疗),结果完全缓解14例,部分缓解10例,总缓解率为92.3%;未缓解2例。存活1年以上13例,2年以上3例。处方来源:四川医学院周国雄。5.双参地芍汤组成:党参10克、生地30克、玄参30克、白芍15克、马勃15克、黄药子15克、牛蒡子15克、板蓝根30克、半枝莲30克、白花蛇舌草30克、白姜黄9克、丹皮9克、阿胶(烊冲)6克,水煎服。同时服用散剂:山慈菇、五倍子、千金子、大戟、雄黄、琥珀、麝香、牛黄,研末混匀,日服2次,每次2~3克。辨证加减:气血虚加黄芪、当归、甲珠、丹参,出血加生地炭、槐花、煅牡蛎粉、小蓟、茅根、三七粉;发热加柴胡、黄芩、黄连、连翘、野菊花。 主治:主治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18例白血病,完全缓解6例,部分缓解7例,无效5例。处方来源:辽宁中医学院附院血液病研究组。6.青黛鳖甲汤组成:鳖甲62克、龟版31克、青黛62克、银花15克、生牡蛎31克、太子参31克、生地32克、鸡内金13克、生山药31克、地骨皮31克、当归15克、赤芍12克、红花9克、炮山甲15克、丹皮12克、甘草3克、广木香9克,研末,炼蜜为丸,每丸9克,日服4~6丸。 辨证加减:气阴两虚者加黄芪、党参、生地、熟地、五味子、补骨脂、龟板、当归、麦冬、阿胶、生牡蛎、鹿角霜。主治:主治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伍用马利兰治疗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36例(先用马利兰6毫克/每日,分3次口服),治后生存10年以上3例,6~9年8例,5~6年14例,3~5年9例,不足3年2例。处方来源:河南省安阳地区医院刘秀文。7.白花丹根汤组成:白花丹根30克、葵树子30克、白花蛇舌草30克,水煎服。辨证加减:缓解期维持治疗用:鸡血藤30克,白芍12克、郁金10克、桃仁15克、党参12克、紫河车30克,北黄芪30克、生地30克、黄精15克、麦冬15克、玉竹12克、当归15克、首乌15克、丹皮12克、川红花6克、枣仁12克、姜黄12克、陈皮10克,制成丸剂;胃纳差、腹胀,便溏加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炙甘草、五指毛桃、陈皮、藿香,鼻衄,高热,口渴,脉洪加石膏、知母、大青叶、淡竹叶、玄参、太子参、麦冬、天花粉;持续低热加生牡蛎、地骨皮、鳖甲、麦冬、石斛、胡连、银柴胡。 主治:主治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白血病26例,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11例,急性白血病的白细胞平均8.8天开始下降;慢性白血病的白细胞平均9天开始下降。 处方来源:广东省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。8.慈菇化瘀汤组成:当归20克、丹参20克、赤芍20克、川芎10克、沙参20克、麦冬15克、板蓝根50克、山豆根30克、山慈菇50克,水煎服。辨证加减:热毒血瘀者加银花20克、连翘20克、黄芩15克、黄连15克、黄柏15克;血热妄行者并用犀角地黄汤加减。主治:主治急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急性白血病36例(部分病人配合化疗),与单纯化疗16例作对照观察,结果中药治疗组的有效率为80.5%,高于对照组的68.5%。急性淋巴细胞型白血病的有效率为90%,非急性淋巴细胞型白血病的有效率为76%。 处方来源:吉林省辽原市第一人民医院叶耀光。9.蟾蜍酒方组成:取125克重蟾蜍15只(剖腹去内脏),黄酒1500毫升,煮沸2小时,将药液过滤即得。成人每次服15~30毫升,1日3次。主治:主治急、慢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急,慢性白血病32例,其中急性粒细胞型4例,早幼粒细胞型4例,急性单核细胞型5例,红白血病3例,急性淋巴细胞型9例,慢性粒细胞型3例,慢性淋巴细胞型1例。总缓解率为75%,完全缓解率为25%。完全缓解病例持续时间,最短2个月,最长71个月。以急性淋巴细胞型疗效最好,完全缓解率为33.3%,总缓解率为88.8%。处方来源:辽宁省鞍山市第三医院于家明。10.猫爪苦参方组成:猫爪草15克、苦参15克、黄芩15克、黄柏15克、雄黄15克、当归15克,诃子肉15克、青黛散15克、土鳖子7.5克、水蛭7.5克,研粉制成每片含生药0.25克的糖衣片。治疗剂量每日服5~7.5克,维持剂量每日服2.5~5克,分3~4次日服。先用马利兰治疗使白细胞降到1~2万后再换用本方,或白细胞正常后观察,至白细胞持续在2万以上再用本方,如此长期交替使用。 主治:主治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与马利兰交替使用治疗30例慢性粒细胞白血病,与单纯马利兰治疗的28例作对照观察,结果治后本方组中位生存期为61个月,高于对照组40个月,差别显著。处方来源:中国医学科学院首都医院张之南。11.当归川芎汤组成:当归15~30克、川芎15~30克、鸡血藤15~30克、赤芍15~20克,红花8~10克、参三七6克,水煎服。辨证加减:肝肾阴虚者加枸杞子15克、女贞子15克、何首乌15克;气血两虚加党参15克、黄芪15克、白术10克、何首乌10克、黄精15克、枸杞子15克、熟地15克,热毒炽盛加水牛角30克、生地30克、丹皮12克、茜草10克、蚤休6克、净银花20克、连翘15克、蒲公英30克、板蓝根15克。 主治:主治急性白血病。临床疗效:本方配合VAC-P方案化疗治疗急性白血病18例,结果完全缓解10例,部分缓解6例,未缓解2例,总缓解率为88.8%;与21例单纯化疗比较,完全缓解7例,部分缓解5例,未缓解9例,总缓解率为57.4%。本方的缓解率明显高于单纯化疗组。处方来源:四川省重庆市第二人民医院邓有安。12.龙葵苡仁汤组成:龙葵30克、生苡仁30克、黄药子15克、乌梅12克、白花蛇舌草30克、生甘草5克,水煎服。辨证加减:本方送服青黄片(青黛、雄黄为7:3)或六神丸,或当归龙荟丸、牛黄解毒片。气血两虚选加当归补血汤,阴虚内热选加青蒿鳖甲汤,脾胃不调选加香砂枳术汤;身疼骨痛加丹参、延胡、香附;肺热痰嗽加银花、黄芩、百部,便血加生地榆、藕节;尿血加白茅根、小蓟,恶心呕吐加竹茹、陈皮、半夏。主治:慢性白血病急变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急性病变14例,完全缓解3例,部分缓解5例,有效率为57.1%;未缓解6例。生存1年以上3例。处方来源: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邓成珊。13.五生水王汤组成:水红花子10克、皮硝30克、樟脑12克、桃仁12克、地鳖虫12豆、生南星15克、生半夏15克、穿山中15克、三棱15克、王不留行15克、白芥子15克、生川乌15克、生草乌15克、生白附子9克、延胡9克,研细末,以蜜及醋凋、成泥,加麝香1.2克、梅片3克。外敷脾肿大处。主治:白血病脾肿大。临床疗效:本方治疗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的脾脏肿大7例,结果显效4例(脾脏较治前缩少5厘米以上);进步1例(脾脏缩少2~5厘米),无效2例。 处方来源:上海铁道医学院附属医院颜德馨.